平均律 维基
Advertisement

加拿大艺术家葛雷哥里·柯北(Gregory Colbert)创作的《灰与雪》(Ashes and Snow),是个结合了摄影影片书信体小说的装置艺术作品,用意在探索人类与动物间共通的诗意感性。设于专为本展而设立的短期展览场地游牧美术馆中,作品与场地合一,旅行各处展出。 到目前为止,《灰与雪》已经周游过威尼斯纽约圣塔莫尼卡东京墨西哥城,吸引了一千万余人次的观众。踊跃的程度,就在世艺术家而言,可说史无前例。[1][2]

作品描述[]

每一展览皆由结合五十件以上大型复合媒体的摄影作品和三部影片装置而成。摄影作品大约是3.5×2.5米大小(11.5×8.25呎),都印在和纸上,再敷一层保护蜡。影片包含一部全长60分钟的35厘米长片和两部“俳句”短片。所有相片和影片的影像都未曾经过数位技法加以拼贴或是叠印。

这些影片是诗意的陈述,而非纪录。长片《灰与雪》:电影是由两度荣获奥斯卡金像奖的皮耶托斯.卡里亚(Pietro Scalia)所剪辑。旁白配音,英语片是由劳伦斯.费许朋(Laurence Fishburne),西班牙语片是由安立奎.罗查(Enrique Rocha),日语片是由渡边谦(Ken Watanabe),法语片由珍梦露(Jeanne Moreau)。未来的旁白将包括葡萄牙语、俄语、华语、阿拉伯语、德语和意大利语。合作的音乐家包括麦可.布鲁克(Michael Brook)、大卫.达林(David Darling)、汉纳‧郭贝尔(Heiner Goebbels)、莉莎.哲拉德(Lisa Gerrard)、鲁卡斯.佛斯(Lukas Foss)、努斯拉.法帖阿里汗(Nusrat Fateh Ali Khan),和吉凡.葛斯帕杨(Djivan Gasparyan)。

《灰与雪》标题指的是展览中的文学部分——讲述某男子在一年旅程当中,给妻子写了365封信的虚构情事。影片中的陈述便由这些信件片段所组成。葛雷哥里·柯北所著的《灰与雪:书信体小说》,已于2004年出版。

自1992年起,葛雷哥里·柯北已经完成了六十多趟远征,到过印度缅甸斯里兰卡埃及多米尼加伊索匹亚肯亚东加共和国奈米比亚南极洲等地,去拍摄人类和动物互动的影片和相片。摄影过的动物包括︰大象鲸鱼海牛埃及圣鹭赤颈鹤金雕矛隼马来犀鸟猎豹美洲豹非洲野狗狞猫狒狒巨羚猫鼬长臂猿红毛猩猩咸水鳄鱼。摄影过的人则包括缅甸和尚、入神舞者、桑族人,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到今天为止,柯北合作过的动物已超过130个种类。

2002年,《灰与雪》首度在威尼斯的爱尔斯内拉造船厂公开展出,不但得到评家推崇,也受到大众赞赏。艾伦.莱定在《纽约时报》的文章里说葛雷哥里.柯北在威尼斯展出的作品:“这些泥土色调的相片印在和纸上,然而这些影像所以动人与其说是来自形式之美 ,不如说是来自那萦绕观众的情调。而且作品不具文字说明,因为如何或是在何时何地拍摄,其实无关紧要。它们只是许多扇窗子,通往一个时间由寂静和耐心主宰的世界。”[3]

游牧美术馆[]

葛雷哥里·柯北于1999年便构想一座能持久的巡回美术馆。在他设想中,这美术馆既可轻易随地搭建,又好回收利用;此外,建筑本身便是装置作品的一部分,随同作品巡回全球展出。

游牧美术馆于2005年在纽约问世,建筑的灵感源自爱尔斯内拉造船厂。最早的游牧美术馆利用运输货柜叠成棋盘式样,以此创造外墙和内墙。自2006年巡回到洛杉矶与2007年到东京展出后,游牧美术馆的建筑继续不断在演变。

最新的游牧美术馆座落于墨西哥城的邹克娄中央广场 (Zócalo),由哥伦比亚建筑师西蒙.华勒兹与葛雷哥里.柯北一起合作设计,利用南美刺竹为主要建材,来展示持久与创新兼顾的建筑原则。这座游牧美术馆占地5,130平方米(55,218平方呎),除了首创之外,并是世界上最大的竹材建筑。[4][5]

正如《灰与雪》的各个组成部分,游牧美术馆将随每一展出地点,不断配合实地重新设计。

游牧美术馆的《灰与雪》预计将于2009年在巴西开幕。计划中并将在欧洲亚洲中东地区做更多的展出。

评家赞誉[]

葛雷哥里.柯北的《灰与雪》得到北美洲、南美洲、欧洲、亚洲和非洲大多主要媒体报导,包括CNN、西班牙语CNN、国际CNN、国际BBC、欧洲新闻、电视网 (墨西哥)、阿兹塔克电视台(墨西哥)、西班牙语电视台-TVE(西班牙)、ABC、NBC、CBS、A&E、RTVi(俄国)、NHK(日本)、PBS、RAI电视(意大利)、福斯电视台、CTV(加拿大)、CCTV(中国)、ZDF(德国)、IRI(伊朗)和TBS(日本)。

  • “一位新大师诞生了。”——《相片杂志》,2005
  • “我们(墨西哥人)即将发现一件前所未见的东西,一座让我们能体验光、空间和科学神奇的神庙⋯⋯一旦置身这美术馆中,你便成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在离去以后,你的一部分留在了那里。”——华金.洛佩斯–多里噶《互联电视网》,2008
  • “他的相片惊人——黄褐和红棕色调⋯⋯纪录了各式各样走过他奇妙镜头前的美丽动物⋯⋯这地方尽管看来肃穆,却充满了喜悦;至于装置本身,则是禅⋯⋯就如罗斯柯的礼拜堂放大许多。”——《华尔街日报 》,2005
  • “这些影像所以动人与其说是来自形式之美 ,不如说是来自那萦绕观众的情调⋯⋯它们只是许多扇窗子,通往一个时间由寂静和耐心主宰的世界。”—— 《纽约时报》,2005
  • “在这些摄影里⋯⋯动物和人类似乎随一支充满韵律和视觉美的宇宙之舞而动,打破了平常世界里‘我们’和‘它们’的区分,而进入了庄严的境界。 ”——《相机艺术》,2005
  • “绝好 。”——《浮华世界杂志》,2006
  • “在《灰与雪》里没有物种间的冲突;在那世界里,人与动物和谐共存,活在彼此的梦里 。”——《洛杉矶时报杂志》,2006
  • “东京是个极度人工化的地方,导致生活其中的我们逐渐失去了自己仍住在自然界里的情操。来到游牧美术馆,我们记起了人类活在大自然里时想必持有的温馨感觉。在这美术馆里,我们能和真正的自我相连。 ”—— 《朝日新闻》,2007
  • “一段神奇、神秘的旅程。”——《生活杂志》,2005
  • “在邹克娄中央广场中,一座竹造美术馆诞生了 。它的根指向天空,而里面有个会让你无法呼吸的秘密:《灰与雪》展览。”——《改革报》,2008
  • “杰出⋯⋯从每一方面来讲都宏伟壮观。”——《康迪.奈斯特旅人杂志》,2007
  • “这些摄影以素简和灵性来吸引人……具恒久价值,且正合乎时代需要。”——《新闻日报》,2005
  • “ 葛雷哥里.柯北的摄影最攫取人心的地方……在于如梦般的平静气氛。这些黄褐色调的相片充满了安详。”——《 史密松尼博物馆期刊 》,2005
  • “柯北的作品回荡著一种光灿、穿越时代的深邃智慧,给人永恒和神圣之感……在一个热诚、清新、再也没有嘲讽的宇宙里才可能——那宇宙和我们的宇宙并行,在那里真正的神奇和敬畏依然存在。 ”——《环球邮报》,2002
  • “本季最具创意的展览……惊人的摄影展 。”——《城与乡杂志》,2005
  • “一场特出的展览 。”——《经济学人杂志》,2006
  • “引人的人类和动物相片……反映出了惊人的和谐 。”——《史坦恩杂志》,2006
  • “这一展览展示了超越时空的奇特视界 。”——《歌德杂志》,2007
  • “ 《灰与雪》表现了动物和人类间和谐相处的诗意可能。”——《新闻周刊》,2007
  • “ 美术馆常过度清晰明亮,排除了阴影。游牧美术馆回复了美术馆可能具有的神奇感。展览和建筑的动人处相互呼应,究竟是舞者还是舞蹈,简直难以分别。〔柯北主导〕观众的官感,引人自然而然进入摄影中的情境,以此来传达人不但不该,也不能和孕育人类的大自然分离的旨意。在这充满未知和嘲讽的时候,这建筑成了一个让人能够感受,甚至相信的地方。《灰与雪》是场单纯到让人安心又且宏大的展览 。”——《现代画家杂志》,2005
  • “两个月前几乎没没无名, 葛雷哥里.柯北像颗流星划亮了艺坛。”——《法国快报》,2002
  • “这些影像动人的力量……恒久而且神圣。”——《建筑文摘杂志》,2008
  • “他的作品具有一种近乎超自然的平静 。”——《纽约杂志》,2005
  • “对全世界而言,葛雷哥里.柯北……是个现代诺亚。”——《村人杂志》,2005
  • “ 葛雷哥里.柯北的轨道……超出了现实。”——《国家报》,2008
  • “bliss这个英文字无法确切译成意大利文。然而正是这个字彻底表达了《灰与雪》这场展览。”——《共和国杂志》,2002
  • “有种大自然原有但已在现代社会消失的时间平静流去之感 。”——《朝日新闻》,2007


外部链接[]

参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