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File:Aug6interval.png

增六和弦包含一个"根音"或低音(参见下文)上的增六度音程。这个和弦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1],在巴洛克时期进一步发展,并在古典主义浪漫主义音乐中形成明确的风格。[2]

和弦组成 编辑

增六度通常位于小调的第六音(也就是6)和升的第四音(也就是4)之间。在标准和声进行中,这个和弦后面直接或间接的跟着和弦,其中64解决到第五音(也就是5)。这一向外解决到5的倾向,就是这个音程叫做增六度而非异名同音的叫做小七度65)的原因。尽管增六和弦在小调中更加常见,它也会通过借用同名小调中的6而用在大调中。[3]

标准和声功能 编辑

从巴洛克到浪漫主义时期,增六和弦一直有着同样的和声功能:作为半音调整后的前属和弦(通常是ii$ _3^4 $IV$ _5^6 $vi7或其小调同名和弦的变形)导向和弦。这一向属和弦的运动因为6545半音解决而被加强。这两个音本质上行使导音的功能。这一特征令许多分析家[來源請求]比较增六和弦与重属和弦VV)的和声导向,因为两个和弦中都出现了4V的导音。在大调中,半音化的和声进行更加明显,因为除了4还有6也是半音变音,而在小调中只有4一个变音。

浪漫主义时期,增六和弦的和声更加模糊,因为作曲家不断挖掘其前属和弦之外的其他功能。参见#扩展功能

变形 编辑

增六和弦有若干种变形。每种都是以一个欧洲国家命名的,但是理论家对其精确的起源意见不一,而且为了定义根音和将其纳入传统和声体系纠结了几个世纪。[3][4][5]

意大利六和弦 编辑

File:ItalianSixth.png

'意大利六和弦It$ ^{+6} $It$ ^6 $)是将iv$ ^6 $音阶第四音变音为4而得:614',即C大调上的A—C—F。这是唯一由三个不同音组成的增六和弦,在四部和声写作中重复主音。

示例 编辑

File:BeethovenOp78.png

法国六和弦 编辑

File:FrenchSixth.png

法国六和弦(Fr$ ^{+6} $Fr$ _3^4 $)和意大利六和弦类似,但增加了一个音26124,即C大调上的A—C—D—F。此和弦之所以名为”法国”是因为其中的音都包含在一个全音音阶中,让人联想到法国19世纪的音乐(特别是印象主义音乐)。

示例 编辑

File:Tristanchord.png

德国六和弦 编辑

File:GermanSixth.png

德国六和弦Gr$ ^{+6} $Ger$ _5^6 $)也和意大利和弦类似,但增加了一个音36134,即C大调上的A—C—E—F。在古典主义音乐中,它可以和其他变形用在相同的地方,不过由于下文描述的对位上的困难,可能实际用的较少。它在贝多芬的作品中经常出现。德国六和弦与属七和弦包含的音相同,但实现不同的功能。

当解决德国六和弦到属和弦V时,平行五度更加难以避免。这种平行五度,也称作莫扎特五度,有时可以被共晓时期作曲家所接受。有两种办法避免这一问题:

  1. 3可以移动到12,从而相应的形成意大利或法国六和弦,消除掉63之间的纯五度。[6]
  1. 和弦可以解决到“四六”和弦,功能上为终止四六和弦强化V,或为'''I'''的第二转位。终止四六和弦进一步解决到根音位置的V。这一和弦进行确保在任意两个声部之间或者反向移动或者斜向移动,完全避免了平行移动。在小调里,德国六和弦解决到终止四六和弦时13都不移动。在大调里,当向上解决到3时,3可以异名同音的写做2,与法国六和弦解决到终止四六和弦时的情况类似。这种写法的和弦有时被称为英国瑞士 or 阿尔萨斯和弦。(这种写法的和弦有时被错误的称作“双增六和弦”,然而62(即C大调中的A和D)之间的四度是双增音程,而非六度。)
File:GermanSixth64.png
File:DoublyAugmentedFourth.png

示例 编辑

File:M Haydn - German sixth chord.jpg

其他变形 编辑

增六和弦还有一些有着古怪地名的名字的其他变形。例如4672(F—A—B—D或F—A—B—D)被人称为澳大利亚六和弦[7]这些反常的变形一般都可以另做解释。

增六和弦的“转位” 编辑

偶尔,增六和弦中的其他音会用作低音。由于理论家对于通常的位置是否是根音位置意见不一,“转位”一词这里或许并不精确,但有教科书中这样用。有时,“转位”增六和弦由于声部进行而形成。

法国哲学家和作曲家卢梭认为,这个和弦不能被转位(Dictionnaire de Musique)。17世纪升音做低音的位置一般只在德国出现。[8]

示例 编辑

  • 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响曲,作品64的第一乐章,Allegro con anima,第三至第四小节
  • 下面的片段展示了巴赫作品中的转位增六和弦。第二小节结尾处,增六和弦被转位以在男低和女高声部之间形成减三度或十度(C—E),这两个声部向内解决到八度:
File:Bmm.jpg

增六和弦的“根音” 编辑

Simon Sechter在《作曲原则》中将C调上的法国六和弦A—C—D—F解释为半音变音的七和弦的第二转位,因此根音应该是'D'。德国六和弦A—C—E—F则解释为同一根音上的变音九和弦,但该根音被省略。(在Sechter的理论中,减七和弦F—A—C—E也作同样解释,即在D上省略根音的九和弦,从而与增六和弦一致。)

增六度向外解决的倾向因此可以这样解释,A作为根音D上的减五度是不谐和降音,必须下降,而F由于是升半音而必须上升。

相反,柴可夫斯基认为增六和弦不是构建在小六度(C调中的A)上,而是变音属和弦[9]。他的《和声实践指南》considers the augmented sixth chords to be inversions of the diminished triad and of dominant and diminished seventh chords with the second degree chromatically lowered, and accordingly resolving into the tonic. He notes that, "some theorists insist upon [augmented sixth chord's] resolution not into the tonic but into the dominant triad, and regard them as being erected not on the altered 2-nd degree, but on the altered 6-th degree in major and on the natural 6-th degree in minor", yet calls this view, "fallacious", insisting that a, "chord of the augmented sixth on the 6-th degree is nothing else than a modulatory degression into the key of the dominant".[10] This would make the chord of the augmented sixth a member of a large group of chords with an altered second degree (which includes the Neapolitan chord). For an exhaustive discussion of the possibility of augmented sixth chords resolving to tonic (or other scale degrees), see Daniel Harrison's article, "A Supplement to the Theory of Augmented-Sixth Chords."

参考来源 编辑

  1. 脚本错误
  2. Andrews 1950,第46–52页
  3. 3.0 3.1 脚本错误
  4. 脚本错误
  5. 脚本错误 提供了对增六和弦和那不勒斯六和弦的详细解释
  6. 脚本错误 贝多芬常如此从一种形式的和弦移动到另一种形式,有时则经过全部三种形式
  7. 脚本错误
  8. Ellis, Mark (2010). A Chord in Time: The Evolution of the Augmented Sixth from Monteverdi to Mahler, pp. 92-94. Farnham: Ashgate. ISBN 978-0-7546-6385-0.
  9. Roberts, Peter Deane (1993). Modernism in Russian Piano Music: Skriabin, Prokofiev, and Their Russian Contemporaries, p.136. ISBN 0253349923.
  10. Tchaikovsky, Peter Ilyich [1871] trans Emil Krall and James Liebling, Guide to the Practical Study of Harmony,[页码请求]. [ISBN 048644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