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學簡要的說:唯識學所談就是人的心識(也稱心靈),它把人的心識分成八大識;也就是說把人的感靈分成八個不同的結構,這八個構分別為: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等八大心識,前五識比較容易了解。也就是我們身體中的五種感覺器官,而第六識「意識」。即是我們平常可思考、可判斷、可分析的指揮中心,它接受前五識所輸入的信息做判別,研判、分析、運算後而決定行動,這就是意識。

第七識,末那識。就是一個執着於自我的識體,它的雇用是恆審思量,它會執着於第八識,阿賴耶識里所見到、所聽到的,它會以為是「我」,產生我執。所以末那識又名「我愛執識」;意即它執着於第八識里所貯存一切的種子內容都視為「我」,而第八識,阿賴耶識是什麼?阿賴耶梵文alay是「藏」,「庫藏」:儲存之意,故又名「藏識」。這第八識,阿賴耶識有如計算機的記憶庫一樣,會儲存所有數據,包括過去生中所有善、惡、業力以及所發生過、遭遇過、造作過的所有數據。 它是一切業力寄託的所在,也是前七識所有的根本,前七識所輸入於阿賴耶識中的各種數據,猶如種子一樣保存於內。就像計算機記憶庫中的檔案數據一樣,只要指令符合數據隨時可以提出。

第八識阿賴耶識只儲存各種數據為其目的,其本身沒有能力去判別善、惡、對、錯。無法作用於分析、運算、判別等功能、它只有一個功能那就是儲藏。所以問題來了,阿賴耶識所儲存的數據我們稱為種子,又稱「識種」。而第七識末那識,會把這些種子執着為我,誤以為是自我的實體。無論這些種子是好、是壞、善或惡、思白、對錯,都會當成我,因此造成人常有非理性行為,產生固持錯的即是對的,如同色盲之人堅持紅的就是綠的一樣無法判別,人的生活行為常被這些誤認的種子及心識種子所影響,而且還自知,這個道理如同計算機無法判斷計算機病毒一樣,只要符合某種情況計算機會誤認這些病毒為正常數據,並呈現出來,導致計算機當機毀壞。在過有一種病毒叫「十三號星期五」,只要每次日期遇到十三號又是星期五的那天,符合這種條件時計算機就會叫出該病毒導致當機。而人的心靈也有相同的機制,只要符合某些條件,其心靈也會叫出那些影響人的種子來,然後讓這個人陷入非理性的狀態。

假設一個情況,一個人受傷跌倒後呈昏迷狀態,此時他的前六識處於完全關閉狀態下,如眼、耳、鼻、舌、身、意都停止運作,這種現象在唯識論里稱為「悶絕狀態」,尤其第六識,意識,己無法分析及判別運算,其功能減弱或停擺,而第七識,第八識,此時仍在作用。因此它會把此人昏迷時所發生的一切,都輸入第八識,阿賴耶識內儲存成為種子。

但第八識本身無法判別分析運算。因此當時所發生的好壞、 對錯全盤接收。而第七識又把這些種子全部當成是我。相信並執着那些都是我。因此在一個人處於無意識狀態時,你跟她所說的一切無論多荒繆,這個人都會相信。這也說明了催眠術能夠讓人達到一些不可思議的狀態了,因為催眠術正是讓人關閉前六識的功能,讓人處於無意識的狀態。這時催眠師如果說:等你醒來只要看到鞋子,它就是你最心愛的小狗,你會把它拖起來,這時等到這個人清醒時,只要看到鞋子,就會把它當成心愛的小狗抱起來玩。這正是催眠師運用人的心靈結構所造成的效果。問題出現了,除了催眠以外,到底一個人從胎兒到成人有多牙次是處於這種無意識呢?從胎兒說起,在母親的肚子裡對一個胎兒而言,是一個擁塞的空間,只要母親遭受擠壓、動力都容易造成胎兒的無意識,出生過程中更是如此。日後有更大的疼痛,或手術時施打麻醉劑,都會導致人體無意識狀態。這時在他外圍所發生的任何事,包括聲音,影像、溫度、氣味、色等全部都會輸入在第八識,阿賴耶識里成為種子,即稱「識種」。日後這些識種如種子一樣,只要條件符合當時所發生的條件相類似時,它就會萌芽,並快速的被引發出來,且作用於此人身上 ,到時這個人就會無緣無故的發病或不舒服,甚至做出許多非理性的行為來,就像計算機病毒隨時會發作導致當機。

所以我們所運用的深層溝通技術,就是透過這種深層的心靈溝通技巧,讓人進入第八識里,去清除一個人在過去的時間軸線上所儲存的識種,把那些會影響人的壞種子清除掉,而所謂過去的時間軸線絕對不只是這一世的時間而己,其中包括了無數個前世。事實上在清除那些種子時,就如佛家所言消業障一樣,因為確實那些莫名其妙的種子信息,會無形的障礙一個人的行為能力及各懂成長,甚至走偏,而導致向下沉淪墮落甚至於滅亡。由此可見心靈是如何影響一個人的行為。

由上述所言,我們對於唯識學總算有初步的概念,當然想了解唯識學更深入的話可以到書站找到相關的論著,在此我們不再贅述,目的只是讓我們了解人的身心靈的結構為何?以及深層溝通所運用的技術原理其實就是源自於唯識學。

參閱[edit | edit source]

參考[edit | edit source]

鏈接[edit | edit source]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