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该文系统全面阐述了十二平均色律与平均律场的基本思想和研究方法,能够帮助初次接触十二平均色律与平均律场的学习研究者快速了解该项研究的整体构成。

十二平均律场论--人性的宇宙

李晓虹 2002 美国美田大学第六届场有非实体转向国际研讨会宣读稿!

关键词:十二平均律场,十二平均色律,十二平均命律,平均律宇宙。

导言编辑

早前读科学史,得来全是沮丧,据说这宇宙与中国神话中的孙悟空同源,产生于一次大爆炸,将来坍缩后会成为黑洞。人在这个宇宙中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偶然事件。(详见史蒂芬、霍金《时间简史》。)这样的宇宙很难让人感到鼓舞。不管我们如何主张人的价值,生命的价值,但是实际上,人在这个宇宙中可有可无。在这种建立在还原论之上的宇宙理论笼罩下,任何对人的价值的主张事实上都是苍白无力的。 (但是在人的世界里,还是可以有比较地谈到人的价值,即人较之商品、物质、政治目的等等的价值。)

这种宇宙理论也遭到许多物理学家的质疑。英国理论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在他的《上帝与新物理学》一书中说:“因到处运用还原论引起的恶果,以招致了尖锐的批评。许多批评者说,试图把活的生物体解释成不过是偶然事件而胡乱结合起来的一堆堆无意义的原子。这严重地贬损了我们的存在价值。”

作者在这本书中继续谈到:“物理学家们早就不再以纯还原论的观点来看待自然界了。尤其是在量子论中,从整体上看待测量行为,对于得出量子论的有意义的解释是很重要的。然而,只是在最近的几年里,整体论的哲学才开始对物理科学发生较为普遍的影响。这种情况也出现在医学界。医生开始把重点放在治疗“整体的病人”上。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也开始接受整体论了。整体论科学于是飞速发展成为某种信仰,可能部分是因为它与东方哲学和神秘主义合拍。弗里提约夫、卡普拉的《物理学中的道》以及祖卡夫的《跳舞的物理大师们》很好地描述了这种变化的情况。这两本书都利用了现代物理学和传统的东方整体概念如“太一”之间的类似。”

我这篇文章的资料倾向于支持整体论的观点,当然还不止于此,如果读者有耐心看完这些枯燥的资料和关系,就会发现,这些资料还倾向于把科学的解析方法所划分的相对独立的“学科”重新“粘合”起来。宇宙本无“学科”。学科划分为人类带来方便,但是不利于从整体层面看问题。为此;人类付出了代价。(如量子力学与相对论的互不兼容。)跳出学科,必有一番海阔天空。

一、人的二相性编辑

我选择了中国古代的经络学说作为本文讨论的开始。为何要选择这样一个不相关的话题作为本文开始?如果读者有足够的耐心看完本文的大部分内容,就会发现,这是切入本书所有问题的唯一关键。经络学说是十二平均律场论存在的必要条件。没有经络学说本文就根本没有根基。与中国古代玄哲学如影随身的经络学说不但能给本研究课题提供一种合适的方法。而且经络系统还有着一种不同于视觉和听觉的认识力,这也是我的观察所需要的。

据研究针灸的专家推测,经络学说的产生大约有7000年的历史,它的出现大大早于文字的历史,并且与中国古代玄哲学有着密切的联系,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如此。

图1-1经络图谱

Jinlo

尽管数千年行之有效的中国医疗实践(特别是针灸治疗实践),使人不再对经络学说的真实性提出怀疑。但是我们至今仍不知道经络究竟是什么。解剖上找不到经络的踪影,现代生理学又无法令人信服地解释它的作用。一句话,我们对经络系统既不能定性又不能定量。以拥有现代科学自豪的现代人在这里受到史前人类的有力挑战。

从本世纪开始,世界各国都对针灸作了许多的实验和研究,经络的一些新特征陆续被实验发现,有关经络的本质的理论也不断被提出。尽管对经络的本质目前仍没有定论,但是对经络的认识却是大大丰富了。

在这些新的观察中,经络有一种特征十分有趣;这就是经络上观察到的幻肢觉现象。

对截肢被试施行针刺。由针刺引起的循经传感仍能到达并无实体存在的肢端(比如截去腿的被试,针刺躯体穴位时引起的循经传感仍能到达脚趾、并被试感觉到。)这些失去部分肢体的被试似乎以某种无法被我们看见的方式仍保留着他们自身的完整――手术刀无法切掉经络。一些专家(上海中医研究所薛崇成、美国Tsun Lin Lee等)用中枢论解释幻肢觉:认为人体并无经络实体,是脑内的真正经络线路造成了经络效应。这一看法未被证实。

综合现有的对经络学说的认识,我们似乎可以这样认为:经络是存在的。但是属于与肉体不同的存在,手术刀无法切掉经络,经络在某种程度上超越肉体,在我们已知的方式之外,人可能还有另一种存在方式。

“另一种存在方式”这种说法在许多人看来可能有些唐突,但是基于我目前把握的事实,这看似唐突的观点并非全无依据。

我的依据基于我所观察到的这样一个现象:

用针灸、电流、激光束作刺激源均能诱发经络出现传感、这是从事针灸治疗的人熟知的。但还有两种刺激源也可以引发经络的受激传感,即:乐音和色光。这对许多人来说却是陌生的。(至少、我尚未见到类似的报告。)在这类观察的被试身上,两种刺激在引起经络传感的同时还会引起情绪反应。并且,不同的一组频率不但诱发的传感经络不同,而且引起的情绪反应也不同。 经络系统由许多经络组成,我所作的观察主要是在十二正经上进行的。因为能在乐音、色光刺激下出现较明显的受激传感的主要是十二正经(见图1-1:经络图谱)这是构成经络系统基本框架的经络。本文涉及的观察和讨论全部是在十二正经上进行的。经过观察和体验得出如下结果:

1、十二正经中的任何一经均能在声信号刺激的作用下出现受激传感。

2、特定的经络只在特定频率的声刺激作用下出现受激传感,每一经络只接受特定频率的一组声刺激,而对其余的频率拒不理会、或无明显的受激出现。这一组频率与特定的一经络出现传感相关。也就是说:每根经络都有自己的特征频率谱。

以足太阳膀胱经为例,下表中的频率均能引起该经出现受激传感。

Image002

图:1-2 1-3:

足太阳膀胱经受激传感声特征频律表与谱表A:任一高度的C音均能激发足太阳膀胱经传感。


除C音外还有一些音能诱发足太阳膀胱经受激传感(但出现率均低于C音)。这些音大都分布在任一C音为基音构成的泛音上,越靠近基音出现率越高。

其中,以下音频的诱发传感出现率最高。有理由认为经络还具有类似弦那样的泛音振动性质。但是,从统计上仍能表现出:经络受泛音列的根音的激发率最高。

Image006

图1-4;C音上构成的泛音列。

此外,与C音为增四度关系的音频也常诱发该经络发生传感。

我们将刺激源换为色光,对十二正经进行观察,得出如下结果:

1、任何一经络均能在色光的作用下出现受激传感。

2、特定经络只在特定频率色光的作用下出现受激传感,而对其余频率的色不予理睬,或无明显的反应,每一经络都有自己的受激特征频率。

在色光诱发经络传感观察中看到的事实与物理学家在光电效应中观察到的事实非常相似。经络只选择性地接受特定值的能量,而对其余值的能量拒不接受,或爱理不理。仍以足太阳膀胱经为例:该经只在频率大约为690兆赫的青色光作用下出现明显的受激传感。(除青色光之外,青色光的补色(在色环上与青色相对的色)其余少数色光能引起足太阳膀胱经发生传感,但引起传感的出现率均不如青色光)。而对其他的频率却不发生传感反应,或反应不确定。 从上面的观察得出的启示:人这样的对象关联着量子论。

经络受激传感具有特征频率,这些频率是离散性的。不是任何能量都能注入经络,特定经络对一系列不连续的离散值发生应激传感。从这一观察看来,经络对声、光的应激和光电效应非常的相似,经络的这些性质类似量子。

从另一方面看,西方医学认识的人是实体性的,而中国医学所认识的人却是“波”,(经络学是中国医学的理论基础之一,中医基础理论的其余部分如:藏相、阴阳五行学说等也是非实体性的。)人到底是“实体”还是“波”,这在东西方观察者看来是不一样的。因此,“人”也有着类似波——粒二相性的问题。

保守一点说:我们观察到的“人”与波尔,薛定鄂大概有点亲戚关系。

同时经络的表现具有弦的性质,弦具有固有频率,并且在特定频率的作用下能够发生谐振。从这个角度看经络的性质又好象与理论物理中的弦理论发生了关联。超弦理论把构成宇宙的基础看作非实体的“弦”。

不过,上面两种物理理论都不涉及人这样的对象。因此,可能的情况只有两种:要么经络和上面两个理论根本没有关系。要么,与上面两个理论都有关系,量子论与超弦理论看到的只是大象的尾巴和腿。

未完待续

参考编辑

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