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八识详解


  1、眼识:我们的眼睛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就是眼识的功能。注意,眼睛只能看见,而不会分别;如果你在区别这个是书、那个是笔,这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

2、耳识:耳朵具有听的功能,同样耳朵只是具有听见的功能,而不会区分这个是长笛的声音、那个是小号的声音。一区分,就是意识在作用了。

3、鼻识:鼻子具有嗅觉,但它也只是具有嗅觉功能,一区分香臭,就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

4、舌识:舌头具有味觉,同样它也只是具有味觉的功能,一区分甜和咸,就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

5、身识:身体具有触觉的功能。

6、意识:意识是第六识,具有认识抽象概念的功能。前五识中有一识起作用,意识便同时俱起。

此外,意识对内外之境,不分有形无形,及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有比知、推测的作用。因此迷悟升沉之业,皆由意识而作。现在心理学上,研究到前六识为止。但是在佛法上的分析,还有第七、第八——末那识和阿赖耶识的存在。

7、末那识:末那是梵语manas的音译。末那识是意识的根本,其本质是恒审思量。因为它是执取第八识(阿赖耶识)的见分或其种子为我,使意识生起自我意识,所以末那识又称为“我识”。这基本上是一种我执的作用,由此而形成烦恼的根本。 这种我执的具体表现是,我的具体生命在过去现在未来所思想所经验的东西,有其余势,以种子的形式,摄藏于第八识的阿赖耶识中。末那识在下意识层面执取这些种子,以之为我。实际上,这些种子都是无始来前灭后生、非常非断的作用。《金刚经》中最重要的三句话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此中本来无常,末那识以这样虚妄的东西为我,因此生起贪、嗔(chen)、痴、疑、慢和爱恋与憎恶等种种烦恼。 末那识属于潜意识的范围,它本身并不造作善恶之业,但因它执着自我,所以成为一切众生自私自利的根源。末那识所执着的我是什么呢?就是最后一个阿赖耶识。

8、阿赖耶识:阿赖耶是梵音,又称为藏识,含能藏、所藏、执藏三义,是一切善恶种子寄托的所在。

在六识之外,肯定有潜在的阿赖耶识存在,是瑜伽行派思想的特色之一。 阿赖耶识是本性与妄心的和合体。由无明(无明二字的含义见我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略解)而起的妄想概念称为阿赖耶识的见分,再因这妄想概念而幻现一种对象的境界,称为阿赖耶识的相分。

一切众生,每一个起心动念,或是语言行为,都会造成一个业种,这种子在未受报前都藏在阿赖耶识中,所以此识有能藏的含义。前七识的作用是能熏能缘,第八识是前七识所熏所缘,所以有所藏义。第七识恒定执此识中的见分为我,而为它所爱,所以有我爱执藏义。 其他解释


  初发菩提心菩萨须修行『六波罗蜜』,方能成就佛道。何谓『六波罗蜜』?即施波罗蜜、戒波罗蜜、忍波罗蜜、精进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此六波罗蜜可使学佛修道者,从生死苦恼此岸,度到涅盘安乐彼岸。而所谓『般若波罗蜜』,乃指因众生无明烦恼,痴迷无知,故应靠智慧光明之般若来度脱,菩萨若修行般若波罗蜜,即能『转识(八识)成智』,以了脱生死、超出三界,达到涅盘之彼岸。至於何谓『八识』?依《大乘义章》云:『八识』之义,出《楞伽经》,所言识者,乃是神知之别名也,随义分别;识乃无量,今据一门且论八种。八名是何?即所谓:

(一) 【眼识】。谓眼根对色尘,而生见的了别作用,故称眼识。

(二) 【耳识】。谓耳根对声尘,而生闻的了别作用,故称耳识。

(三) 【鼻识】。谓鼻根对香尘,而生嗅的了别作用,故称鼻识。

(四) 【舌识】。谓舌根对味尘,而生味的了别作用,故称舌识。

(五) 【身识】。谓身根对触尘,而生觉的了别作用,故称身识。

(六) 【意识】。谓意根对法尘,而生思的了别作用,故称意识。

(七) 【阿陀那识(又名『末那识』)】。此方正翻名为无解,体是无明痴暗心故。随义傍翻,差别有八:(1)无明识,体是根本无明地故;(2)业识,依无明心不觉妄念忽然动故;(3)转识,依前业识,心相渐麤,转起外相分别取故;(4)现识,所起妄境,应现自心,如明镜中现色相故;(5)智识,於前现识所现境中,分别染净违顺法故,此乃昏妄分别名智,非是明解脱为智也;(6)相续识,妄境牵心,心随境界,攀缘不断,复能住持善恶业果,不断绝故;(7)妄识,总前六种非真实故;(8)执识,执取我故,又执一切虚妄相故。

(八) 【阿梨耶识(又名『阿赖耶识』)】。此方正翻名为无没,虽在生死,不失没故。随义傍翻,名别有八:(1)藏识,如来之藏为此识故,是以经言,如来之藏名为藏识,以此识中涵含法界恒沙佛法,故名为藏,又为空义所覆藏故,亦名为藏;(2)圣识,出生大圣之所用故;(3)第一义识,以殊胜故,故《楞伽经》说之以为第一义心;(4)净识,亦名无垢识,体不染故,故经说为自性净心;(5)真识,体非妄故;(6)真如识,论自释言,心之体性无所破故,名之为真,无所立故说以为如;(7)家识,亦名宅识,是虚妄法所依处故;(8)本识,与虚妄心为根本故,名别如是。

由此观之,八中前六,有所了别可名为『识』;后之二种,云何名识?释有两义:(1)后二虽非了别之因,而是了体,故名为识;(2)八识并有了别之义,故通名识。云何了别?了别有三:(1)事相了别,谓前六识;(2)妄相了别,谓第七识;(3)真实自体了别,谓第八识。了别既通,是故八种俱名为『识』,名义如是。八中前六,随根受名;后之二种,就体立称。根谓眼耳鼻舌身意,从斯别识,故有六种;体含真伪,故复分二。就前六中,对色名眼,乃至第六对法名意,依此生心,能有了别故,名眼识乃至意识。

总而言之,吾等学佛修道者若能『如法(三藏十二部经典)』修学,将能获得『般若波罗蜜』而登涅盘之彼岸。何以故?盖『般若』能度愚痴,般若意译为净智妙慧,简称胜慧,又名智慧。是从实相般若本体,生起观照般若妙智。因有智慧,故对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能把前五识转成『成所作智』,把第六识转成『妙观察智』,把第七识转成『平等性智』,把第八识转成『大圆镜智』,而至究竟涅盘。

佛家认为,人之所以能够成佛,在于人拥有“八识”。

佛家所说八识,一般包括以下内容:1、眼识——眼睛——色(形象);2、耳识——耳朵— —声(音声);3、鼻识——鼻于——香(香奥之气);4、舌识——嘴巴——味(各种味道); 5、身识——皮肤——触(感受冷热痛痒);6、意识;7、末那识,又叫污染识;8、阿赖耶识。 在此八识中,有一个共同的心识,决定着前五个心识的取舍与认识作用,那就是意识。例如 :一幅图画,某甲看这画是眼识在作用,然而能使他兴起赞叹、留恋、回想等心理活动者,却是 第六识——意识在取决;如果某乙同样看这幅画,同样的眼识作用后,其第六识——意识却发出 厌恶、排拒等心理活动,这便证明了:人的意识不同,故反应不同。由此可知,基本上人的五识 是差不多的,而每个人的反应行为却不尽相同,其关键便在每个人的意识不同!平常我们说:“ 我想……”或“我喜欢……”、“我不要……”等等,其实都是第六识——意识的活动作用。

意识的活动非常广而又影响深刻,比如事过境迁的回味,陈年往事仍记忆犹新等等,以至于 睡觉时的做梦,非睡觉时的幻想都是。可是意识的作用并不是凭空而来的。例如:某人时常称赞 你,你便对此有浓厚的好感,心里也有很深的印象。例如:有些人总是最关心自己的利益;总认 为自己强过别人,自己是最好的等等,这正是“我执”的作用,即佛经上所说的第七识末那识, 也叫污染识。为什么叫“污染识”?意思是它是总结前六识所摄取的外境与感受,长久记忆并保 存的地方,诸如恩怨、忧喜、爱恨、善恶、好坏等,所以也油然使人有贪、嗔、痴、邪见等心意 的永久执著,有人便称这些执著为“心魔”。

由前七识所产生的思想行为和意念,大体上就有善恶之别,这便是“业”或“业因”,当人 走完一生时;这些业因便如种子一般,全部收藏在第八识一阿赖耶识,随着转生他界。阿赖耶识 是梵文,意思是含藏,也就是收藏包含前七识所造作出来的善恶诸业业因。由于业因全部储藏在 第八识,跟着人转世轮回后,再一一随着其他因缘的成熟,一幕幕重演出来,因此常人所称的“ 灵魂”,往往就是指第八识了。

但就佛教的观点而言,人是没有所谓的灵魂,因为万事万物俱是生灭无常的,物质界或精神 均是,绝无一成不变的,时刻都在变化、生灭!第八识正如一座大仓库,时刻不停在搬进种子— —业因,也时刻在搬出果实——业果。或行为感受,同样是瞬息万变的,在刹那的念念生灭和念 念变动间,第八识不可能离业种而独立存在,正如水的潮流之所以为潮流,正是在其相续不断, 一旦离了连续不断的水性,便不是潮流了。

对于大众来说,前6识很容易理解,后2识不宜理解。

摘录宣化上人的一段佛学问答:

何为第八识?

宣化上人答:

楞严经原文:解结因次第。六解一亦亡。根选择圆通。入流成正觉。

宣化上人开示: 解结要由次第来解开。但最初怎会结缚在一起呢?是因依真起妄。妄有六结,六结即五阴,由不生不灭之如来藏,因一念无明,晦昧为空,便和有生灭之妄相互相结合,而成阿赖耶识,即第八识。第八识本来叫含藏识,即如来藏,因受无明薰染,变成阿赖耶识。故由识阴先起而有行阴,即第七识,末那识又叫传达识,专传达六识之意思到八识处。然后有想阴,即第六识,再有受阴,即前五识;再有色阴,即内之根身,外之世界。前四阴比较微细,每阴有一结,色阴比较粗,故有二结。解结要从内向外,亦即从粗至细,次第解开;六结解尽,五阴消灭,五浊亦就澄清。因推究根本,是由六根和五阴混合在一起而生出五浊,便有种种烦恼障碍。现在要解结,便不要向外驰求,跟著识阴到处乱跑。因我人最初受生是由识阴。由识阴和五阴结成生死缚,便不得解脱。现在先由识阴解除,一根解脱,其他五根也就清除。

修道入手法门,也要从六根门头来修;眼不随色转,耳不随声转,鼻不随香转,舌不随味转,身不随触转,意不随法转,把六根门头境界,旋转过来,收拾身心,反求诸己。再选择最圆满之根来修。眼根、鼻根和身根不圆满,耳根、舌根和意根最圆满。佛暗示耳根最圆满,但没有言明,要阿自己选择,若证得一根圆通,余五根之结亦解,便能入圣人之法性流,逆凡夫之生死流,就能成正等正觉。

楞严经原文:陀那微细识。习气成瀑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

宣化上人开示: 阿赖耶识即阿陀那识,译作“执持”,能执持一切染净种子,和根身器界,令不散失。所以此识亦即如来藏,因受无明薰染,就成为藏识。这阿陀那识是最微细难知,因受无明薰染,无明即习气,是故妄上加妄,引生诸趣,成为生死暴流,什么都挡不住。

【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这阿陀那识是真妄和合在一起。其体本来是全真,因参杂无明习气,故变成有妄。如果我说是真,恐怕人就迷妄为真,变成迷中更迷。如果说是妄,又恐怕人迷真为妄,反致向外驰求。所以对于小乘权教,我都不敢轻易开演这种真正大乘法。楞严经原文: 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不取无非幻。非幻尚不生。幻法云何立。

宣化上人开示: 【自心取自心】:一切众生,不明白见分和相分,都是唯心所现,故执著在见相二分上,以能见之见分,来妄取所见之相分,取字即执著,结缚之意。

【非幻成幻法】:不能回光返照,只知向外驰求,遂将本来不是幻法的,都妄成虚幻法了。 【不取无非幻】:如果明白见相二分,皆是虚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就不会去取著。那就非特没有虚幻法,就连非幻的真法也没有了。

【非幻尚不生,幻法云何立】:非幻之真法尚且不生,那么妄之幻法更没有立足之余地了。楞严经原文: 是名妙莲华。金刚王宝觉。

宣化上人开示: 如能不取见相二分,而能返本还原,转识成智,那就是妙莲花。莲花是出于污泥而不染,又是花果同时,金刚表示我们之真正智慧坚固,有如金刚剑能破一切无明习气,表示自在;宝觉,表示我们的真心。


佛学八识四智的现代科学观


  人的脑电波有四种波形:β波,14~30Hz,出现在觉醒时,在额区较显著;α波,8~13Hz,出现在闭目安静时,在枕区较显著;θ波,4~7Hz,出现在瞌睡时,在顶区较显著;δ波,0.5~3.5Hz,出现在深睡时,在额区较显著。常人的这四种脑电波均无明显相干性。佛学静功修行较浅时,脑电波为α波相干,随着功夫加深依次为θ波相干、δ波相干和β波相干。常人的β脑波即眼耳鼻舌身前五识,前五识的特点是分别依,分别就是思考问题的状态。α波即第六意识,意识的特点是染净依,α波转为β波时为染,转为θ波时为净。θ波即第七染污识,染污识的特点是根本依,θ波出现在儿童时,它是前五识的根本。δ脑波即第八含藏识,含藏识的特点是俱有依,δ波出现在婴儿时,它是生来俱有的。修炼者α波相干即“妙观察智”,θ波相干即“平等性智”,δ波即“大圆镜智”,β波相干即“成所作智”,这就是八识转四智的现代科学论证。

β波相干或成所作智的层次最高,相当于道家返朴归真的水平。唐玄奘《八识规矩颂》说前五识转成所作智为“变相观空唯后得,果中犹自不诠真;圆明初发成无漏,三类分身息苦轮”,亦可证明这一点。这也是“平常心即是道”的原因,因为β波就是平常心,人思维的常态。如此,禅宗六祖慧能所谓“六七因上转,五八果上圆”,亦应改为“六七阴上转,八五果上圆”才对。 人的大脑前额叶约占整个大脑皮质的35%,它是最后形成的最高级的神经中枢,但尚属功能定位与调控的空白脑区。大脑两半球存在着不对称的机能定位,尤其在前额叶表现的最为明显,而且还存在左前额——右后脑的优势活动脑轴。出现在左额叶的δ波和β波,均无明显相干性。这说明,提高δ波和β波在不同脑叶间的相干性,是佛学修行开发大智大慧的无上捷径。

佛学中“能所双亡”为定、为无心地,此时脑波为δ波相干,δ波为同步化波,表明大脑抑制过程增强。“能所双融”为慧,,为有心地,此时脑波为β波相干,β波为去同步化波,表明大脑兴奋过程增强。δ波为同步化波,是由于大量神经元同时发生突触后电位变化,电活动趋于步调一致所致。这表明,δ波更有利于开发大脑潜能,佛家所说“定能生慧”是完全正确的。

佛学静功修炼必须要达到“能所双亡”的状态,才算是真正入了门。此时思维停止,一切皆忘,入此境界,修炼者会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快感甚至光明。修炼,佛家又称之为修持,就是将出现0.3至0.7Hz的δ脑波的时间延长、持续下去,逐步提高其在不同脑叶间的相干性,使其转为“大圆镜智”。

后话


  “佛法还说,一识到六识,会与死同时消灭,但“末那识”,“阿赖耶识”决不会消灭,从无限的过去一直延至未来的永远。”---阿赖耶识

再,佛法教化众生,为方便领悟和教诲,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法相与法力。佛法普渡众生,说法“一切众生皆是我佛化生”,“众生皆有佛性,愚痴不明者众”,意即佛性为七识所蒙蔽,难以认知。故说,佛法难闻,能修成佛道就更难了。这里的“唯我独尊”的“我”与“众生皆有佛性”的“佛性”,恰恰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见心指性,见性成佛”,“心”即是第七识,“性”即是第八识。“性”也做真如之性,剔除自我见分之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佛性”。

【即,第八识阿赖耶识也常被认做第九识--“阿摩罗识,意译作清净识、白净无垢识。此识乃一切众生清净本源心地,诸佛如来所证法身果德,在圣不增,在凡不减,非生死之能羁,非涅盘之能寂,染净俱泯,湛若太虚。〔大乘密严经卷中、卷下、大乘入楞伽经卷九、成唯识论述记卷一本、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