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近代由於自由民主科學(特别是现代医学)的傳入,使中醫受到很大的衝擊,其中以探討中醫理論是否科學為最大宗。

一般的,中医称现代医学为“西医”,但中医的反对者指出:现代医学不仅仅是“西医”,而是包括了全世界各国学者的贡献,也包括中国学者的贡献,因此不能称为“西医”。

以下「學派」僅為討論方面而做大致上的分類。

概述编辑

不同派别对中医的观点具有很大差异。

  • 极端反中医派认为中医是伪科学,而极端挺中医派则反唇相讥西医是伪科学。
  • 一部分中医界人士主张中医现代化、中医科学化,却被极端挺中医派认为是“中医不姓中”、“丢了中医的灵魂”。
  • 中医界对中医的观点分歧也很大。大致有以下几种观点:
    • 认为中药是有效的,但中医理论是错误的。
    • 认为中医理论超越现代医学理论,个别人甚至认为中医领先西医四五百年。
    • 认为中医理论有一定正确性,但已经落后,需要继续发展完善。

争论焦点编辑

  • 在现代科学发展到分子生物学的今天,许多中医概念仍没有找到对应的实物证据,因而被怀疑。如:经络。
  • 许多中药被查出有毒,如:雄黄。
  • 中医的许多理论是错误的,如感冒的成因。感冒是由感冒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单纯的着凉并不会引起感冒(但长期暴露于寒冷环境下,人体免疫力会下降,使得人体更容易受到感冒病毒攻击)。这一结论已经经过实验验证,也已经找到感冒病毒的实物。而中医则认为感冒是“风邪”入侵产生。但风只是空气的流动,至今找不到“风邪”这种东西。
  • 中医的支持者一直采用“中医是整体论(或系统论)”来驳斥反对者,但反对者指出:整体论必须先对各个组成部分有深入了解,才能整体化。中医在不了解人体各组成部分的情况下谈“整体论”,是在“暗箱操作”,是“笼统论”、“模糊论”。而现代医学每当重大疾病,都会请各科室专家共同会诊,以确定救治方案,才是真正的“整体论”、“系统论”。
  • 中医的支持者一直主张“西医治标,中医治本”。反对者指出:第一、现代医学已经是预防医学了,并不是“治标”,如注射疫苗。第二、现代医学才能治本,如传染病,用抗生素等药物才能杀死病原体,中医的推拿、拔罐、针灸等措施对杀死病原体没有效果。

廢除中醫派 编辑

有一些人主張「廢醫藥」,亦即認為中醫的理論不符當今科學的要求而不應再保留,應全面使用現代科學現代醫學的理論去重構中醫理論和解釋中藥針灸等療法的療效。

另一些人認為应當「廢醫藥」,亦即不只是中醫的理論有問題,連中藥的療效都有被誇大、神化之嫌,因此除廢棄中醫理論,還應當嚴格地檢驗中藥療效的可靠性與客觀性[1]。代表人物为方是民

极端派别认为应当“废医药”,代表人物为张功耀

傳統中醫派 编辑

有一些人認為中醫雖然「不科學」,但仍有勝過科學,甚至勝過西醫的一面[2]

較極端的人認為西醫只能治療表面症狀,無法真正治癒病人,甚至對病人造成慢性傷害。[3]

中医现代科学派编辑

回溯西方现代科学的历史发展进程,补足中医在这历史进程中的断点、断带,从类似“四元素”时代,重新起点,原点,梳理出中医的‘现代科学’的基础,如“气”的微观化,西式还原后的整体论,气=信息+能量+物质的重新混合;藏象的心肝脾肺肾的五系统论;阴阳、五行的现代概念、科学化定义,及几何学的根基=分形中医,数量化分数维数,阴阳的分维=1,五行的分形维数=1.46....,经络的分维=2.2.....。中医新发现的哲学观:分形观等等[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来自“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9%86%AB%E5%8F%B2

中西配合派 编辑

有一些人認為中醫和西醫都是科學的,但其理論南轅北轍,因而無法整合,或者可能要百年後才能整合,只宜在治療時相互配合。

中西結合派 编辑

有一些人認為中醫和西醫都是科學的,我們可以用高等科學的去解釋中醫的理論,進而發揚中醫的精華。

生物能信息醫學 编辑

氣的樂章 编辑

注釋 编辑

  1. 方舟子,《批評中醫》,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出版社,2007/03/01。
  2. 蔡璧名教授專訪,《醫中今見》,長庚中醫系刊,第七集,頁123-139。
  3. 漢唐中醫()(英文)
  4. ^ 邓宇,朱栓立,徐彭等,经络英文新释译与实质,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20(8):615
  5. ^ 邓宇, 朱栓立,徐彭等,中医气的现代实质与气的定量:气集、气元,数理医药学杂志 ,2003, 16(4)
  6. 邓宇.施仲源.单宝禄 气功外气的本质:"信息-能量-物质"统一的广义物质波,亚洲医药, 1996
  7. ^ 邓宇.单宝禄.施仲源 分形分维的经络解剖结构和形态, 亚洲医药,1996
  8. ^ 邓宇.李志超 分形论概述及在中医经络中的应用与前景,经络论坛 1997
  9. 邓宇.朱栓立.徐彭 中医与经络基础现代化研究的几个突破口 中国中医药报1997
  10. ^ 邓宇等,阴阳的科学本质及数理化建构,<<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8,2:59-61
  11. ^ 邓宇等,数理阴阳与实质,数理医药学杂志 1999年
  12. ^ 邓宇等,中医分形集,<<数理医药学杂志>> ,1999
  13. ^ 邓宇.朱栓立.徐彭 中医基本概念的突破 1997
  14. ^ 邓宇,等; 藏象分形五系统的新英译,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1999年
  15. ^ 邓宇,等; 藏象分形五系统的新英译,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1999,19(9):562
  16. ^ 邓宇等,数理阴阳与实质,数理医药学杂志 1999,(1)。
  17. ^ 邓宇等,阴阳的科学本质及数理化建构,<<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8,2:59-61).
  18. ^ 邓宇等,中医分形集,<<数理医药学杂志>> ,1999;12(3),264-265

參考條目 编辑

參考著作 编辑

外部連結 编辑